睡过

往事浓淡,色如清,已轻。经年悲喜,净如镜,已静。 择一城终老,携一人白首,安。。挺顺的一事,弄的我很不开心,很 […]

她叫床时

地铁上见一小男孩在和可能是她母亲的女人在啷啷;嘟囔着,我们同学都有Apple手机,你不给我买,我就离家出走,唉 […]

桃花运

晚上睡着了,隐约有人在抚摸我的头发,我睁眼一看,是多年未见的猫猫在用她的爪子挠我的头发,我对她一笑,她叫得很欢 […]

谁家有闺女

五个人轮奸大发3d,最后一个奸的人起码要等一个多小时吧?麻B,丫真有耐性呀。 我找老伴条件很简单,要有趣。有趣, […]

鸭子

我曾想安居于某个边陲的小镇,没有喧嚣和浮躁。如沈从文笔下的边城,有条潺潺流淌的小河,青石铺的街道青砖堆砌的宅院 […]

咱们

我:瘦,闷骚,眼睛小,一单眼皮一双眼皮,有个迷死人的小酒窝,会穿衣服。 我觉得即使咱们很久不联系,咱们也是很要 […]

一大早,手机就响了,原来是老妈打电话给我,就听她唠叨,章子怡在吗?我说,她到美国去了,老妈说,你对人家要关心点 […]

空空山谷

我想N年之后,我和某女子去一座大山下人迹稀少的小镇生活。清晨爬到高山巅顶,下山去集市买蔬菜水果。烹煮打扫。午后 […]

别让我再等你

别让我再等你 , 我怕我没有足够的勇气一直等在原地 , 更怕我们走着走着 就再也找不到对方了 。。。。 如果可 […]

笑的不再纯粹

某位人妻说:如果以后我老公沉溺美色包二奶在外花天酒地乐不思蜀,而回到家面对我总是一副“压力好大好累”的痿样,那 […]